曼联在泥潭中挣扎的这九年①:抠门高层与“迪士尼”美梦

弗格森从曼联主教练的岗位上退下来已经九年了。在这段时间里,曼联一直都在泥潭里挣扎,似乎每当他们有一点儿起色的时候,又会猛地发现自己陷得更深。《泰晤士报》作者们用三篇文章,从多个方面讲述了曼联在泥潭中挣扎的这九年。

本文是由Paul Hirst撰写的系列文章第一部分:《抠门高层与“迪士尼”美梦》

2013年5月12日,当弗格森在老特拉福德球场发表退休演讲之时,他强调:“现在你的工作是支持球队的新主帅。”

上周,这句话再一次被提及。这一次,曼联球迷被要求支持弗格森离任后曼联的第六位新帅。滕哈赫在2021/2022赛季结束后正式成为了球队新帅——他接手的这支曼联,刚刚以队史英超最低分的方式结束赛季,并且已经九年没有能够举起联赛冠军奖杯。

九年前的那一天,弗格森的离开让整个曼联都充斥着悲伤,但当得知他已经为球队精心挑选了继任者之时,人们似乎还能看到希望。

5月1日,莫耶斯正与妻子帕梅拉在曼彻斯特逛街,妻子正为他准备50大寿礼物,当时这位苏格兰教头接到了弗格森的电话。弗格森说:“你能到我家来一趟吗?”

弗格森说:“大卫,我要退休了,你将成为曼联的新任主教练。”随后,他便邀请莫耶斯一同前往楼上讨论俱乐部的相关问题——虽然9天前,弗格森刚刚率领曼联获得20个赛季以来的第13个英超冠军,但是大家都认为球队需要新鲜血液,球队的各个方面(比如青训学院)都需要变革。

接下来的48小时里,莫耶斯会见了曼联新近上任的执行主席伍德沃德,以及格雷泽家族成员,并很快与曼联达成协议——双方将签下一份为期六年的合约。之所以是六年,是因为弗格森在1986/1987赛季从阿伯丁转而执教曼联后,用了整整六年的时间才帮助球队赢得第一个英超冠军。

对莫耶斯来说,他执教曼联有两件头等大事。首先是要任命合适的工作人员:他希望穆伦斯汀能继续担任曼联的助理教练。其次,他需要尽一切可能确保球队签下两名他所青睐的重要球员:在巴萨前途莫测的法布雷加斯、正准备转会皇马的威尔士攻击手贝尔。

虽然在和弗格森聊完之后,莫耶斯迫切想要为曼联工作,但直到7月1日,他才正式加盟曼联——一上任,就发现自己的工作已经落后于他人了。皇马在贝尔转会问题上已经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同时曼联也没有能够推进法布雷加斯的转会。

至于为什么曼联一定要等到7月1日才让莫耶斯接手球队呢?这是因为莫耶斯与埃弗顿的合约要到6月30日才到期。曼联并没有打算以提前支付补偿金的方式,让莫耶斯提前在梦剧场开展工作。

曼联希望莫耶斯在“后弗格森时代”继续带领球队前进,但甚至不愿意多花一分钱

显然,对于曼联这样坐拥创纪录商业收入的球队来说,不愿意以支付补偿金的方式让新帅提前开展工作,真可谓是“迷惑行为”——除了那些为格雷泽家族工作的人,谁也无法理解这样的行为。而且,并非是莫耶斯一个人,后续多位曼联主教练都有类似的感受。

今年3月,当范加尔被问及滕哈赫是否应该出任曼联主教练之时,他说:“曼联是一支商业球队……”

莫耶斯很快就意识到——曼联高层都是好人,但他们并没有意识到球队所面临的艰巨任务是什么——范加尔和他的工作人员也感同身受。范加尔的二号门将教练弗兰斯-霍克在接受记者采访之时表示:“当球队需要重建之时,每个人都必须统一思想。这取决于你对主教练的信任程度——这意味着球队高层需要了解并理解这个过程。”

和范加尔一起工作之时,霍克曾目睹其他顶级球队是如何支持主教练的重建工作。霍克说:“以拜仁为例——其组织结构是你始终让球队在顶级水平上工作的保障。在我们那个时代,有赫内斯、鲁梅尼格这样的人,他们有清晰的球队愿景和足球哲学。你总可以依赖他们——他们也有能力判断目前所发生的事情,评判主教练的工作。这真是足坛最完美的组合。”

反观范加尔和霍克在老特拉福德球场的工作,“你可以对曼联的组织结构打一个问号”。

2013年夏天,曼联在转会市场上的情况可谓糟糕透了。在与弗格森发生摩擦之后,鲁尼在合约只剩下最后两年的情况下,并没有续约的意向——切尔西也伺机抛出了橄榄枝。曼联对法布雷加斯两度报价,两度被拒绝,随后这位西班牙中场表示自己将留守诺坎普。至于贝尔,他最终还是去了皇马。

莫耶斯无奈地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希望能够从埃弗顿带回两名旧部:贝恩斯和费莱尼。前者5个赛季送出35次助攻,是英超最有效率的边后卫之一。同时,莫耶斯认为费莱尼的到来能为曼联增添活力,在对阵西布朗、斯托克城这样的球队之时提供完美的B计划。

原本费莱尼的买断金额只要2200万英镑,但伍德沃德希望以打包购买的方式签下费莱尼和贝恩斯,并提交了一份打包报价。然而埃弗顿根本无意出售贝恩斯,并多次拒绝了伍德沃德的报价。也就是这样反反复复的无效报价,让费莱尼原本合同中的买断条款拖到了失效的那一刻。

在转会截止日之时,伍德沃德只能放弃贝恩斯,并以2700万英镑的价格为莫耶斯签下了费莱尼——这也是曼联在那个夏天唯一引人注目的引援。

虽然费莱尼在效力曼联的六个赛季里(三位不同主帅),证明了自己的价值,但想要让曼联重新崛起,光靠这样一名球员是远远不够的。

莫耶斯也知道这一点。曼联在2012/2013赛季夺得英超冠军,可谓是弗格森最伟大的“魔法”之一——他在球队阵容不齐且老化的情况下,为球队赢得了这项荣誉。当时曼联阵中包括39岁的吉格斯、38岁的斯科尔斯、33岁的费迪南德、30岁的维迪奇。

关于莫耶斯执教曼联,有一个故事经常会被媒体拿来“嘲讽”莫耶斯:莫耶斯用贾吉尔卡的防守表现为案例,来讲解球队防守体系,让维迪奇感到不满。

但其实这并非是真的。这个故事是虚构的。即便莫耶斯也确实有一些举动让球员们感到不满了。比如禁止球队食堂供应薯条和番茄酱,让费迪南德很生气。

莫耶斯在11月接受记者采访之时表示:“我的管理和执教方式可能与弗格森并不同。当一切都完成后,我会重新思考、重新审视,找出我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我之所以这样,可能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必须更加积极一些,成为一名更好地沟通者,更平易近人。我想我一直比较直接……我可能不需要这么直接。”

到12月初,曼联在联赛中排名第9,前15场联赛仅赢下了6场。莫耶斯发现自己在卡灵顿训练基地一间宏伟的办公室里昼夜不停地工作,几乎放不下电话。莫耶斯对弗格森麾下那支由吉姆-劳勒领导的球探团队印象深刻,但球队招募体系仍需要扩大,也需要更现代化。球队医疗室和青训学院也是如此。

伍德沃德在接替即将离任的首席执行官大卫-吉尔的过程中,也有了一些新奇的想法。比如曼联需要一套“庞大的阵容”,即由大量球员组成的团队,所有人都有较长的合约,这样球队的资产价值就能变得很高。

所以即便莫耶斯认为纳尼在自己计划中并不重要,但这位葡萄牙边锋仍获得了一份为期五年的新约。

同时在冬季转会期,由于伍德沃德的原因,莫耶斯的引援计划也再一次发生改变——那个冬天,马塔成为了曼联一员。

那年2月,莫耶斯与克罗斯进行了会谈,且德国中场初步同意在夏天加盟曼联。克罗斯经纪人沃尔克-斯特拉斯说:“曼联给出的合约和报价都很好,克罗斯同意了……4月22日,曼联解雇了莫耶斯,我们不得不开始寻找新的下家。”最终,克罗斯选择加盟皇马。

或许对于莫耶斯而言,他在曼联的八个月时间,最棒的事情就是曼联球迷的热情。事后回忆起那段时光,莫耶斯在那段艰难的时光——比如2014年2月曼联客场0-2输给奥林匹亚科斯的欧冠淘汰赛——球迷们在一定程度上给予了他力量。

那场在雅典进行的比赛,伍德沃德拍下了现场记分牌,并将它放在到了老特拉福德球场,希望它能提醒人们不要忘记曾经经历的低估,并让人们在成功之时继续保持谦逊。

事实上,这样糟糕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在老特拉福德球场进行的次回合比赛中,曼联以3-2的总比分逆转对手进入8强。值得注意的是,在伍德沃德担任曼联执行主席的八年半时间里,曼联只有这一个赛季进入了八强。

在四分之一决赛中,曼联迎战拜仁,并且在两回合比赛还剩下33分钟的情况下,仍手握领先优势。然而,伍德沃德和格雷泽家族似乎都受够了莫耶斯,两天后就有传闻表示伍德沃德与范加尔秘密会面。又过了11天,曼联在输给埃弗顿之后,毫不客气地解雇了“天选之子”莫耶斯。

联赛中遭遇埃弗顿的逆转,使得曼联在这个赛季已然很难获得欧冠参赛资格,这也意味着莫耶斯能从曼联拿到的补偿金要更少一些——这对于曼联高层来说,算得上是一个好消息。

不过,对于曼联解雇莫耶斯的方式,英格兰足球联赛教练协会还是谴责他们“处理方式不专业”。

在离开曼联的最后一天,莫耶斯还在继续着自己的工作,并准备从南安普顿签下卢克-肖。直到下午,通过经纪人和朋友的短信,通过媒体报道,才知道自己即将被解雇。

那天晚上,伍德沃德对莫耶斯避而不见,并在第二天早上的会议上证实莫耶斯被解雇的消息。他告诉莫耶斯,客战奥林匹亚科斯后,曼联董事会就对莫耶斯有了“一些怀疑”。莫耶斯指出,自己在主场扭转了球队局面,如果给他时间的话,他也能扭转曼联的局面。然而伍德沃德表示,球队并没有表现出足够的“精神和斗志”,让人们看到复兴的希望。

莫耶斯指出,纵观自己整个职业生涯,培养球队的“精神和斗志”就是执教球队的首要工作。所以,曼联缺乏这种精神面貌,是主教练的责任吗?

曼联在2014年5月19日,确认范加尔成为他们的新帅。但当莫耶斯在四周前离任之时,其实外界更相信克洛普才是那个接班人。

伍德沃德曾飞往德国会见当时执教多特蒙德的克洛普,根据拉斐尔-霍尼斯坦所撰写传记表示,伍德沃德曾告诉克洛普,梦剧场“就如同成人版的迪士尼乐园”。

不过伍德沃德这种自信的言论并没有博得克洛普的好感,甚至让他感到困惑。克洛普告诉一位朋友,他觉得这话说得“一点也不性感”。不过伍德沃德否认说过“迪士尼乐园”这样的言论,但他确实在克洛普出任利物浦主教练之时说,他“完全被掏空了”。

和莫耶斯一样,范加尔也要等到7月才能开始工作——首先,当时范加尔还执教着荷兰国家队,他需要在2014年世界杯之后才会到任——但伍德沃德确信,这位经验丰富的荷兰人(欧冠冠军教头,并在荷兰、西班牙和德国率队赢得多项荣誉)能为曼联带来全新的面貌。

这个新面貌包括四个标准:采用攻势足球,让曼联青训球员成为比赛的X因素,场下保持谦逊,但同时也要保持曼联应有的“傲慢”。

范加尔相信曼联是自己的最佳选择。他最大的长处就是系统地打造一支球队,并通过从下而上的方式塑造球队的新身份。对于他和霍克而言,这些东西正是曼联所需要的。霍克说:“弗格森所做的一切都非常出色。当你有一名这样的主教练之时,他能让球队所做的一切都不可思议。当他退休之时,球队每个人的工作都会变得非常困难。所以你需要的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曼联)是2012/2013赛季的英超冠军,但我从球员和工作人员那里了解到的是,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冠军,因为当时球队并非处于顶级水平。我知道范佩西对球队非常重要,他有‘点石成金’的能力。”

“所以我们的理解是,没错,你是冠军,但你必须从零开始,从最基础的工作开始。在我看来,范加尔在阿贾克斯、阿尔克马尔、拜仁和巴萨的表现证明了这一点。如果要找一名有能力从零开始的主教练,那就是范加尔。”

范加尔非常擅长分析,他会在比赛后的第二天进行“评估会议”,会直言不讳地评价每一个人。球员们会收到电子邮件,了解自己需要改进的地方,而且范加尔还会配上视频。

有些人对此置之不理,所以范加尔还部署了跟踪程序来监控球员们何时打开这些邮件——即使如此,一些球员也只不过是在手机上打开邮件,敷衍了事。后来的朗尼克,也经历了类似的事情。

范加尔在指导球员细节方面的努力,并不顺利。范佩西并不喜欢每次带球进入进去后,都被告知需要以同样的方式向近门柱跑动。当范加尔告诉鲁尼如何罚点球之时,有批评者嘲笑范加尔这种“微观管理”。然而,鲁尼后来表示,在战术训练和比赛准备方面,范加尔是他见过的、最好的主教练。

霍克认为范加尔在曼联尝试着进行一种文化比那个,而这种变革需要的只是时间。他说:“范加尔是一个试图将一切都弄清楚的人,他会召开很多会议,这对球员们来说,确实是一种全新的体验。这是你必须习惯的事情。你是专业球员!球员们需要时间来适应,但如果你接受了,这一切都很容易。”

范加尔在曼联的开局比莫耶斯还差(10胜3负),但球队状态确实有所改善,最终曼联排在联赛第4位,重获欧冠参赛资格。

新赛季开始前,人们对范加尔的期望值也变得越来越高——因为他签下了6名球员,包括炙手可热的新星孟菲斯-德佩和马夏尔。同时,曼联在7场比赛中赢下了5场,一度跃居联赛榜首位置。

然而,就在一切都朝着顺利的方向进行的时候,曼联的上升势头突然停滞了,比赛风格也变得僵硬起来。曼联最终以1989/1990赛季以来联赛最少进球数的方式结束赛季,仅排在联赛第5位。

再一次,伍德沃德迫不及待地着手送走范加尔,开始对穆里尼奥展开“猛烈地追求”。伍德沃德详细了解了这位葡萄牙教头,读了八本关于他的书,并游说了无数“足球专业人士”。他确信,尽管穆里尼奥不一定能体现此前曼联制定的新帅“四个标准”,但他一定是“特别的一个”,是能率领球队取得成功的那一个。

在范加尔率队赢得了足总杯冠军后几分钟,他便得知了自己被解雇的消息。范加尔后来说曼联“将我的头放进了绞索里,我被公开处刑了”,他形容自己离任的方式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大的污点”。

令人好奇的是,在范加尔离任之前,曼联其实已经重新找回了赢球的感觉,并且他们有着流畅的进攻节奏。范加尔找到了一种合适的进攻模式:马夏尔、林加德和拉什福德组成的青春三叉戟,正发挥着自己的威力——鲁尼则出现在10号位上。

霍克相信,如果范加尔能够留任,曼联将会变得更好。年轻的孟菲斯-德佩在适应了新环境和新身份之后,也会变得更好。但曼联缺乏耐心,而这是因为曼联高层误解了建立成功所需的过程。

“克洛普花了四年时间才帮助利物浦夺得英超冠军,瓜迪奥拉也花了两年才在曼城夺得联赛冠军。相信我,这是一个奇迹。这是由于高层全力支持才得以实现的目标。球队高层必须了解这些情况。这种远见必须来自于高层——这也是我们在曼联所需要的。”

“我明白范加尔的意思。曼联是世界上最大的球队,他们的商业部门可能是最好的。现在已经是2022年了,再看看曼联与2013年的情况吧。利物浦在成长,曼城在成长,曼联成长了吗?显然没有。这些都是摆在眼前的事实。”

2016年夏天,穆里尼奥成为曼联新帅。上任几周后,他曾告诉朋友们,为曼联赢得荣誉的挑战,远不止让球队重新焕发活力,因为这里有太多习惯失败的球员了。

你如何解释足坛最富有的球队之一,一个在训练场和体育科学设施上投资了数千万美元的球队,告诉他们找到为球队赢得荣誉的新帅,这个夏天最重要的新援无法在非工作时段使用训练基地的康复水池——原因仅仅是因为没有救生员。

同样的情况在穆里尼奥执教曼联期间还有挺多。比如穆里尼奥无法在非工作时段使用体育馆——原因相同。当他想要更换主教练办公室的办公桌,或者送给客人一件签名球衣之时,必须得到球队高层的批准——任何一笔微不足道的开支,都必须如此。

穆里尼奥带到梦剧场的攻击手伊布也被震惊到了。他在去年说:“每个人都认为曼联是一支顶级球队,世界上最强大的球队之一,在我看来是这样的。但我加盟球队的那一刻,看到的是一种狭隘的、封闭的心态。”

伊布说因为自己在备战期间喝了酒店房间的果汁,所以薪水中被扣除了一英镑。“进入训练场,我必须出示自己的证件”,“我会把车窗放下,对保安说:‘听着,我的朋友,这个月我每天都来这里。我是世界上最好的球员。如果你还不认识我,那你辞职吧。’”

这种看起来符合原则,但又真的让人迷惑的做法充斥着整个球队。运动科学部门会根据一些球员胡乱写的睡眠问卷结果,给出球员疲劳程度的建议。GPS数据被用于球员在训练过程中放松,但事先并没有告知教练组。

负责监督这一切的,正是根本没有什么经验的格雷泽家族,以及过于自信的伍德沃德。

伍德沃德在转会市场上的犹豫不决,将原本穆里尼奥所青睐的中后卫斯通斯拱手送给了曼城,在雷纳托-桑谢斯的竞争中输给了拜仁。甚至还差点让德赫亚转会去了皇马。

除了伊布之外,穆里尼奥执教曼联期间,球队另一大手笔交易就是从尤文图斯签下博格巴——他在2016年夏天以9000万英镑的价格重回梦剧场。与此同时,穆里尼奥在执教曼联的首个赛季就为球队赢回了两个奖杯——联赛杯和欧联杯的冠军。次赛季,他又为球队拿到了英超亚军,即便他们落后曼城19分。

2018/2019赛季,穆里尼奥似乎遭遇了“第三赛季综合征”——他的执教能力和影响力似乎出现衰退(之前在切尔西和皇马似乎也是如此)。在错过夏天最关键的引援目标之后,曼联在联赛头三场比赛中输掉了两场——输给了热刺和布莱顿。

2018年9月战平狼队之后,博格巴公开表示自己希望曼联能够在主场“进攻、进攻、再进攻”,让穆里尼奥气急败坏,直接剥夺了这位法国中场球队“第二队长”的身份。

卢克-肖也不止一次被点名批评。他自己也在2018年11月承认表现无法让人满意——当时曼联在欧冠小组赛中状态不佳。他说:“在这样一位主教练麾下踢球,你需要有一张厚脸皮。但我们需要为主教练和球队而战。更衣室里的每个人都是战士,我们希望球队得到最好的。”

几周后,曼联3-1输给利物浦的比赛(利物浦36次射门,曼联6次,博格巴替补出场),成为压垮穆里尼奥的“最后一根稻草”。而这件事,也在推特上引起了不小的风波:博格巴发布了一条看似暗讽穆里尼奥的推特,但随即被删除。时候曼联表示这是博格巴在为赞助商阿迪达斯的广告造势。

彼时,曼联在头17场英超比赛中仅收获26分,是他们自1990/1991赛季以来同期表现最糟糕的一次。

12月16日,索尔斯克亚和他的小儿子在克里斯蒂安松的家中观看了曼联输给利物浦的比赛:当时的索尔斯克亚看起来只是一位饱受折磨的曼联球迷。

然而三天后,索尔斯克亚回到了卡灵顿训练基地,带着他最喜欢的挪威巧克力和一脸笑容,拥抱了接待员凯西。索尔斯克亚接受了曼联的召唤,成为了球队的临时主教练。当时的他只不过向莫尔德请了五个月的假,帮助曼联度过困难的五个月。

回归后,他告诉记者:“我从未想过会执教曼联。我要好好享受这五个月的时光,尽我所能做到最好。”

索尔斯克亚的工作不仅是帮助球队提高成绩,而且要“让球员表达自己。对我而言,成功就是提高球队和球员的水平。这是为了让球迷开心”。

执教曼联的头两场比赛,他率领曼联击败了卡迪夫城和哈德斯菲尔德。博格巴也展现出了极佳的状态。在战胜哈德斯菲尔德的第二天早上,伍德沃德就走进索尔斯克亚的办公室,问他近况如何。

接着他翻出一张列出了现在球队阵容五六名球员,和三名他心仪引援对象的表格(包括15岁的汉尼拔,最终曼联从摩纳哥签下了这位年轻球员),并说:“这是球队三年后应该有的样子。”

当曼联在索尔斯克亚麾下继续前进,头17场比赛赢下14场之时,所有人都加入到了赞美“娃娃脸”的行列之中。内维尔在媒体上开玩笑说,索尔斯克亚在率领曼联击败巴黎圣日耳曼之后,理应收获一座树立在梦剧场的雕像。他的玩笑,似乎也代表了曼联高层的轻率。很快,签约波切蒂诺的计划被取消,索尔斯克亚成为曼联正式主教练,双方签约三年。

然而,在本赛季剩余的12场比赛,索尔斯克亚只率队赢下了两场,并让人们感受到了他执教曼联期间最显著的特点:球队始终在表现良好与糟糕之间摇摆。

索尔斯克亚在曼联的首个夏季转会期的重要任务就是补强球队防守,并提升球队户口本球员的数量。所以曼联在马奎尔和万-比萨卡身上砸下了惊人的1.25亿英镑。可是在他执教曼联一周年之时,曼联只不过是一支排在联赛第8位的球队了——然而,他和伍德沃德都确信“文化重启”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这位挪威教头表示:“我们可以看到事情正朝着我们想要的方向发展,这不仅仅是在球场上,这也是卡灵顿训练基地的工作人员正在做的事情。这是心态上的改变。他们想要,并需要为球队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成为曼联这个大家庭的一部分。”

这也一直是索尔斯克亚管理球队的关键部分。其他球队的媒体部门指出,曼联主教练比他的同行们举行了更多的新闻发布会。其部分原因是索尔斯克亚一贯彬彬有礼和乐于助人的天性。

2020年,索尔斯克亚的表现其实还是不错的。冬季转会期,他签下了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并在后半场改变了曼联的局势。新冠疫情并没有影响到球队,他们表现依旧强劲,不仅拿到了联赛第3名,还杀入了足总杯和欧联杯的半决赛。

尽管2020/2021赛季开局不佳,甚至1-6输给了热刺,但在接下来的联赛中曼联一直高歌猛进,并在2021年1月的最后一周攀升到了联赛榜首位置。

对于索尔斯克亚而言,这显然是一个不错的结果。虽然在足总杯中被莱斯特城淘汰,但他们最终以联赛第二的成绩追平了“后弗格森时代”的曼联最好成绩。只不过,当所有人都期盼索尔斯克亚能为球队带回一个冠军荣誉之时,他们在欧联杯决赛中以点球大战落败的方式输给了埃梅里的比利亚雷亚尔。

那些长期怀疑索尔斯克亚是否有资格成为曼联主教练的人,会将这场欧联杯决赛视为挪威人能力不足的有力证据,但伍德沃德仍决心复制曼联曾向弗格森所展现出来的耐心——他代表曼联与索尔斯克亚续约三年。

当然,也确实还有不少人相信索尔斯克亚,尤其是一些前曼联球员。同时,在经历了一个战绩颇丰的夏季转会期之后(签下了桑乔、瓦拉内和C罗),一些权威人士预测曼联将在2021/2022赛季向英超冠军发起挑战。

然而,索尔斯克亚只用了12场比赛,就葬送了自己的梦剧场未来。1-4输给沃特福德之后,就有媒体传出消息,曼联董事会正在召开会议,商议索尔斯克亚下课的问题。

最终,索尔斯克亚在第二天早上被正式解雇。他一直渴望与球迷沟通,但直到最后,他在接受球队媒体的采访时含泪离开。

索尔斯克亚是曼联最忠诚的拥护者,他可能会永远对这件事保持自己的意见。然而,有消息表示他很后悔签下C罗。迎回C罗只是球队高层的想法,并不符合他的建队理念。

朗尼克担任临时主教练一个月后,他便已经对自己的表现、曼联更衣室文化、曼联阵容的“残缺”以及球队周围的喧嚣感到不安。

据观察,朗尼克执教曼联没多久便遇到了与索尔斯克亚类似的问题。消息人士表示:“情况变得更糟糕了。”

朗尼克带着一套严厉的标准来到曼联,并试图重建曼联的声誉——但曼联更衣室中某些无能、无灵魂和无耻的元素让他震惊。

朗尼克在球队输给布莱顿后说道:“我们只能向球迷道歉,这是灾难级的表现,一场耻辱的失利。”

两周后,他又谈到了自己如何无法让球队适应紧逼的战术计划——这是他所擅长的策略,也是很多人认为球队所需要的。朗尼克说:“我们没有季前赛,我们没有真正锻炼身体,提高水平。”

朗尼克并没有去谈论更多的细节,但他也表示:球员对待训练课非常散漫、在比赛开始前宣称自己不适合出场、一些球员无法处理与教练的关系、火烧眉毛的情况下还说踢球只为了享受。

滕哈赫在2021/2022赛季结束的第二天便正式成为了曼联主教练,并立即着手转会工作。当被问及范加尔对曼联“商业球队”的批评之时,滕哈赫说:“我和董事们谈论过这件事。现在每支球队都有商业化运作。每支球队都需要商业收入来帮助自己走上顶峰……”

周二晚上,当克洛普满脸笑容地走上领奖台,领取年度最佳主教练奖之时,他看上去并不像一个后悔没有接手“成人版迪士尼乐园”的人。让别人去享受那些米老鼠般的乐趣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